欲剥离VMware:戴尔“断臂”自救
来源: | 作者:Admin | 发布时间: 2020-08-03 | 134 次浏览 | 分享到:

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近日披露的一份文件显示,戴尔科技(NYSE:DELL)正在探索“剥离”其持有的虚拟化技术服务厂商VMware公司(VMW)股权的方案。

消息一出,戴尔和VMware的股票收盘价连续4个交易日呈现上涨,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戴尔的股价回升至今年以来的最高水平,重回每股60美元/股以上。

有业界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指出,戴尔面临较大的债务压力,就截至7月22日美股收盘的股价计算,戴尔控股的VMware的市值已经超过了戴尔公司本身,此番剥离盈利能力较强的VMware,很明显是为了改善自身财务状况。这是戴尔近年来持续向IT服务解决方案提供商转型祭出的又一次资本自救。另一方面,分拆剥离对VMware来说是个好消息,能够更好地释放VMware的市场价值。

不过,对于在被视为未来趋势的云计算赛道上,相比微软、阿里等企业,已经落后的戴尔和VMware,在此番资本运作之后,能否迎头赶上,依然面临不小的挑战。

就该次资产剥离的相关情况,记者联系戴尔方面进行采访,截至发稿时,对方尚未作出回应。

债务压力 动分拆念头

记者从SEC官网查询了解到,戴尔公司7月15日提交的一份关于VMware的报告里提及,正在就戴尔在VMware公司的所有权问题探索潜在的替代方法,包括“剥离”(原文“Spin-Off”,意为剥离、分拆)的交易可能。目前仍处于探索阶段,后续该公司将评估一系列战略选择,如果分拆协议达成,要完成交易预计最早也得到2021年9月。

戴尔公司指出,此举旨在简化资本结构,增强战略灵活性,同时保持互惠互利的战略和商业伙伴关系,从而使戴尔和VMware的股东受益。

剥离、分拆是收缩型资本运营的一种常见方式,当子公司、业务板块发展突出、内在价值更高,或者表现较差、影响到整体战略时,上市公司往往会为了合理分配资源、规避风险采用分拆、剥离子公司或业务板块的运作方式。

综合戴尔和VMware两家公司在资本市场的表现来看,以截至7月20日收盘价来计算,戴尔公司目前总市值为455.23亿美元,VMware的总市值则是607.66亿美元,按照戴尔公司7月15日向SEC披露的持股比例80.6%计算,戴尔公司持有的VMware公司股票的价值近490亿美元。这就是说,如果当下戴尔出售全部所持VMware股票,可以获得可观的现金补充。

记者先后查询了戴尔、VMware两家公司披露的财务报表后发现,VMware公司保持着一定的盈利能力,而戴尔相比之下增长较为缓慢。

在截至今年1月31日的2020财年里,VMware营业收入突破百亿美元大关,达到108.11亿美元,相比2019财年上升了12%,净利润为63.56亿美元,2019财年这一数字仅为15.90亿美元。

同一统计周期的财年里,戴尔2020财年营业收入为921.54亿美元,相比上个财年微增1.69%;净利润为55.29亿美元,在2020财年以前,戴尔公司的净利润这一项指标,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按照“资产负债率=总负债/总资产”的公式,戴尔公司最近5个财季的资产负债率一直在95%以上。而用来衡量一家公司短期债务清偿能力的指标“流动比率”(流动资产/流动负债),戴尔公司最近5个财季的流动比率在70%~82%之间。这也意味着戴尔的流动资产难以覆盖每个财季的负债支出。

综合这些财务数据,不难看出,戴尔选择“动刀”VMware公司股权,给集团公司“输血”、改善其在资本市场表现的目的较为明显。

事实上,戴尔负债高企与VMware有关。2015年,为了加快向IT服务商转型,戴尔公司及其创始人迈克尔·戴尔,联合银湖资本以67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企业存储服务商EMC。戴尔收购EMC,号称“科技史上最大规模的并购交易”,震惊业界的同时也给戴尔带来了沉重的债务负担。EMC曾于2004年时全资收购了VMware,EMC投入戴尔怀抱时也带来了大比例控股的上市公司VMware。由此给了戴尔进一步资本运作自救提供了筹码。

不过,目前戴尔如何出售、出售多少比例的VMware的股权以及谁是买家等问题,目前还没有更明确的方案。

转型疼痛 陷长期挣扎

艾媒咨询行业分析师刘杰豪认为, 除了缓解财务压力,戴尔剥离VMware有助于更好地释放戴尔以及VMware的市场价值。两者业务上的独立,其实有利于后续战略的制定,包括在市场竞争关系上的相对独立,如打消戴尔的竞争对手与VMware合作上的顾虑,这样打破捆绑的束缚,后者可以更灵活地开拓客户资源。

VMware虽然保持着比戴尔较好的盈利能力,但近年来增长率也在下降。VMware成立于1998年,是一家虚拟化技术厂商,虚拟化技术能够将一台服务器变成多台甚至指数级服务器,能够帮助数据中心运营商和服务器厂商提升计算效率,降低成本。VMware曾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占据着行业领先的地位,但是随着近年来IT企业纷纷投入“云计算”市场、虚拟化技术红利消失,在此背景下,VMware的反应速度却并不够迅速。在这种情况下,VMware同样需要找到新的营收增长点,从戴尔公司分拆独立,能够更灵活地争取市场机会。

有目共睹,戴尔近十年来一直在从以硬件销售为主转型至以提供IT服务解决方案为主,在转型期几乎铆足全力进行多元化的资本运作。戴尔公司,成立于1984年,很长一段时间凭借直销模式取得了成功,跻身全球排名前三的PC厂商。当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移动设备兴起并普及的大浪袭来之时,全球PC出货量逐年下滑,戴尔业绩遭受危机,开始通过“买买买”的方式补充自己在企业服务方面的短板。据不完全统计,从2009年至2012年底,戴尔先后进行了18笔收购,收购金额约127亿美元,收购标的主要是一些中小型的企业服务公司。

2013年,为了摆脱资本市场业绩增长要求的束缚,赢得转型的时间,戴尔公司创始人迈克尔·戴尔联合银湖资本以249亿美元的金额完成了对戴尔的私有化退市,成为当时最大规模的私有化交易。私有化之后,戴尔持续进行收购,最大的手笔便是2015年对EMC的收购,次年5月完成并购整合后,戴尔将公司更名为“戴尔科技”集团,集团下主要有七大业务板块,全面覆盖边缘计算、数据中心和云领域。在一次次收购过程中,戴尔一方面要面对公司业务及人员整合的挑战,另一方面颇为严峻的是,公司积累了巨额的债务。迫于压力,为募集更多资金用于发展,戴尔公司于2018年12月重新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一位接近戴尔的观察人士评价,戴尔公司及其创始人迈克尔·戴尔,可以算是资本运作的“熟手”了,在危机之中通过各种方式帮助公司找到突围之路。经过一次次的挣扎与努力,戴尔整体业务模式已发生根本转变。相比同样排名前三的PC厂商惠普,在硬件销售市场增长态势减弱的情况下,戴尔还能保持近几年的收入增长实属不易,当然通过资本运作实现技术服务供应商的转变是最关键的一环。尽管如此,戴尔恐怕现在依然无法高枕无忧,前面的路更是挑战重重。

拿中国市场来说,刘杰豪认为,当前戴尔在国内的竞争形势还是比较严峻的。虽然在企业服务级市场戴尔目前在国内一些领域仍然位居前列,包括企业级储存、AI服务器、X86服务器等细分市场上的服务及销售,市场份额均为前五,但是随着国内包括浪潮、华为、阿里等企业在企业服务市场的进一步布局,戴尔本身的份额也面临挤压,后续的市场竞争对戴尔本身在市场业务布局以及技术创新上也将提出更高的要求。